松沼中毒( ´•̥̥̥ω•̥̥̥` )

【阿松/速度松チョロおそ】君がいる世界 #下(R18慎)

夢羽 翔@MCF12在F1:

*CP:DTチョロ松X被東鄉拐走後的おそ松
*高能預警:R18劇情有!!各種肉!肉!肉!乘客請坐穩我們要開車了!(X
*完結篇!!感謝各位一直以來的支持!!!

呃,大家好這裡夢羽。
啊……首先要跟各位說聲對不起是,今次真的相隔了很久才更新是有原因的
主要是因為要準備HK松O的關係,所以一直忙著沒法寫文
其二是因為夢羽是上班族已經不是學生黨QVQQQQQ雖然工作不會很辛苦但下班後才是辛苦的開始
不知道這裡有沒有買色松本的讀者我就說一下色松本說過的秘密好了XD
就是由三月開始就開始為了卡拉跳松松的宅舞
對每天下班回家都會跳下小時(為了什麼我不知道只是看到松COS的宅舞我就想著卡拉便一直跳了五個多月
現在差不多瘦了18KG吧(對從小都發胖的我竟然為了卡拉減肥了還相當成功松沼好可怕卡拉真是充滿罪惡的GUILTY GUY
然後下班回家跳完洗完澡休息一下開始打開手提電腦開始擼CROS肉的我……
幾乎每天對著亮著WORD畫面的電腦睡著覺
(其實就…太累
所以今次這麼遲真的對不起了!!但今次雖然是上篇的兩倍長度啊但我還是覺得這個劇情不要拆開分章比較好
希望大家喜歡這個結尾!!

另外這裡開始說些日常談不想看後記的歡迎直接跳過這部份直接看文喔XDDDD   

    (我就是話嘮   

啊…關於下篇會更新寫什麼呢…老實說我心裡也不曉得先寫什麼好
我本來想說想出一卡拉本所以打算後半年都一直專寫一卡拉好了
但寫完這篇後看到大家也很喜歡很高興  

   
所以我想出速度本了  

但我真不知道該寫純CROS本好還是  

   根據我的喜好出本OSCROS本好  

跟色松不一樣啊,色松好像大家都很能接受一卡拉一互攻,我也是
說到速度大家也偏好OSCR,當然我是站OSCROS的
實在有點頭痛了,既然寫了CROS肯定要出CROS的但到底要不要像我喜歡加上OSCR呢
  

   只怕雷到其他人而已,不知道OSCROS是不是大家都能接受啊  

如果可以的話請給我意見喔M(_ _)M

另外…再提一個題外話。
本來想在12月RG松街出速度本的,但可能要延遲…
  

   原因是跟色松廚友超臨時想去東京一月的一カラONLY玩  

(媽的作為社會人我也太離譜了之前老是說TW開色松ONLY我就飛結果沒兩天就訂好機票直接飛東京一卡拉ONLY我TM是腦子有病吧  

   好吧其實只是從沒去過日本同人場想去玩一下而已  

不知道有沒有色松GIRL會一起去我們一起玩吧(<有就有鬼了好嗎
好吧這…大概是我的日常…
我慢慢去思考一下…下篇到底要寫一卡拉還是OSCR…這是很Improtant的問題ry

最後!!感謝看完全文的大家!!
全文三萬六千明明想練筆卻越寫越萌CROS,也很感謝喜歡這篇文的大家!!
<(_ _)>
最後希望大家會給我感想啊當給我一個小小的回報吧<(_ _)>


0233 10082016 夢羽











啊我錯了啊啊啊啊我忘記LOFTER是會封死我啊啊啊下面放文連結可惡!!!




天空YAM:http://blog.yam.com/tungyisola/article/162031553


WB: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07050312063286#_0

【阿松/速度松チョロおそ】君がいる世界 #中(R18慎)

夢羽 翔@MCF12在F1:

*CP:DTチョロ松X被東鄉拐走後的おそ松
*高能預警:R18劇情有!有點(?)淫亂的おそ有(大哥廚我對不起你們…OTLLL)略OOC有!接受不能者請盡早退出!

呃…大家好這裡是夢羽。
事已至此我該說什麼呢…(掩面
首先…感謝大家對這篇的喜歡(土下跪
雖然在LOFTER上的反應沒有保健室那篇強,可是WB的轉發量真心…嚇了一跳
沒想到CROS的支持者有這麼多的!!(驚
  

   (而且上篇大哥出場率明明很低啊大家都說好吃我我我好方(喂  

然後LOFTER上的反應也漸漸追上保健室那篇了…(好方
身為一個色松推…
寫速度竟然比之前的色松還有人氣(好方(突然好好奇OSCR跟CROS到底支持率哪邊比較強
事到如今…剛出完色松本的我…難不成年尾RG松街要出速度本嗎(驚(冷靜

啊…先說回這篇
首先跟大家道歉就是更新這麼慢而且…兩篇內完不了(。
單是中篇竟然爆一萬二千字了…比上篇還要長了天啊(果然好話嘮啊我
本來還有一段才打算結束中篇入下篇的,但再不切文的話真的會變成一萬五千多了所以連忙切文了
老實說我實在不敢想像這篇文完結後會多長(希望不會長過之前色松宗教松那篇好了(。
而且這篇…本來明明是打算寫アフィ班前練筆而已啊…寫完的話感覺都能出小薄本了(。
而且我覺得我寫文果然有問題wwww
身為色松推第一篇寫的同人是數字(。(雖然一直沒說我其實有點雷數字(幹
第一篇寫的R18竟然是速度(。(我還是要堅持一下之前色松裡寫的全都是R15
然後今次真的開車了…對不起我開車技術簡直…(默
太久沒寫過肉了總覺得恥度好大啊(。
我對上篇寫肉文還是灰色庭園的冰火組好麼!(幹

關於劇情。
預告:下篇還有肉。(而且是秋羅主動
啊…感覺就衝著肉來寫的但一邊寫還是有種淡淡的悲傷感。
不好意思讓大家傷眼睛了<(_ _)>
不過!下篇一定可以完結的!!!(FLAG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_ _)>

另外色松本也請多多支持了!!!


Google: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t1oHWBGd50XWGWa-YX-gNHq1sQagHw8Rq81sKXvs0Yw/viewform


問卷星(國內太太可填這個喔):http://www.sojump.com/jq/8951076.aspx


 
 
 
1503 10072016  夢羽 


















哈哈哈你們以為有文嗎(不對


被LOFTER連清水文也禁的我到底在LOFTER眼中有多污我已經不想知道了哈哈哈(棄療


被他禁了這麼多次我TM有經驗了!


下面放文章地址!!!!




WB: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95709706778212#_0




天空YAM:http://blog.yam.com/tungyisola/article/156565187

【阿松/速度松チョロおそ】君がいる世界 #上

夢羽 翔@MCF12在F1:

*什錦一百題之第三十八題—君がいる世界。
*CP:DTチョロ松X被東鄉拐走後的おそ (喂
*高能預警:モブおそ有!略OOC有!不能接受者請盡快退出!

大家好,這裡是夢羽。
呃……好像…好久…沒放文出來跟大家見面了。
不那個…應該說不計上兩篇隨便寫的色松…這個長度比較認真寫的文真的很久了吧…
畢竟之前認真寫的幾篇全都拿去做色松本之後就忙著本子還有畫圖什麼的忙了一番…
不過大丈夫!!現在!!
色松本已經關!窗!了!!哈哈哈哈哈
至於襟章的坑怎樣…畫是畫完了我也是第一次做這個…還沒印不知道結果出來是怎樣所以有點緊張啊
然後基本我只剩紙膠帶的圖坑要填不過在那之前還是想先寫文啊(我還記得我是文手的
不過呢……
我…

明明是想寫マフィ班的為什麼最後寫了篇正要開車但還沒開的速度啊?

誒說起來還真的是認真第一篇寫的速度呢


但為什麼會是チョロおそ?我不是比較萌おそチョロ嗎?好吧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


其實自從入松坑後我有一大堆腦洞
全都筆記起來想著什麼時候能填完尤其色松最多坑大家懂的我最愛色松了
本來真的很想填說了很久的マフィ班啦,但那篇有點認真向…
然後不知為什麼…

入松沼後我老是很想開車

結果腦裡突然生起這篇的梗了…


結果這篇車開了大半篇都還沒發車我ryyyy
不過大家請放心,這輛車我下篇一定會開車的!
不過可以預想的是看這篇的人應該沒這麼多?畢竟是チョロおそ…


啊說起來速度也要開拍GV了呢真令人期待(幹

其實我對速度跟色松一樣,互攻也可以接受啦,不過不對色松就是還是對おそチョロ的愛大一點


但這篇我真的好想寫一次おそ受(幹

在一開始我對大哥的定位一直都是總攻的…

但他為什麼總是跟一カラ一有關係呢wwww明明他跟チョロ比較配啊

(不

但自從在P站看到ALL大哥後就覺得不得了了…

然後連末松也差點能接受トド十了應該說為什麼我覺得トド十比十トド更多?這不科學吧TOTTY在我心中還是很受的啊


嘛總之就…在公司寫了這篇(幹
然後寫著寫著覺得不對勁…

我色松本能出二百P果然是因為太話嘮是吧

這篇說不定是繼色松的宗教松之後差不多長的文…應該不至於吧但願下篇能完結好了(喂
然後色松本的預定…我還沒開(挖鼻
經過了一個工作周還是忙得死死的OTLLL我會盡快在這兩天趕出來的

(然而根本沒人想買我就ryyyy

好廢話我就說到這裡吧(果然太話嘮了wwwww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吧

2209 24062016 夢羽










  我們是五胞胎。
  不知何時這個意識已經植入腦袋裡。
  雖然明暸這不是事實,但已經漸漸接受這個想法了。
 
  「吶!是你摸了我吧!趕快承認啊!」
  「喂小子!當我們警察很閒是嗎?給我招出偷了這小姐的錢包藏哪裡去了!」
  穿著藍色制服、身材魁梧的大漢一臉凶惡地瞪過來,不斷搖曳著手上的警棍;穿著短至內褲隱隱約現的白色水手服,濃妝艷抹的女高中生身上掛滿許多花俏的掛飾,居高而下的目光如同輕蔑著甚麼污物。
 
  不敢抬起頭來,畏懼那些視線。
  看著伏著雙膝上的雙手,掌心不知何時已溢滿手汗。
  「不是…我……」
  唸出嘴邊的嗓音微弱得連自己都嚇倒。
 
  終於聽見反應了,兩人瞬間被觸動了神經,發話更加放聲懾人。
  「哈啊!?是你摸了我屁股吧!還在裝模作樣!」
  「臭小子!錢包是你偷沒錯吧!是不是就放在這個背包啊!?」
  「不──」
  還沒反應過來,那大漢已經兀自提起放在地上的背包,擅自翻開背包把裡頭的東西給倒出來。
 
  「嗚哇……。」
  目瞪著放滿桌上的東西,少女的臉更佈滿陰霾,那不屑的目光更添上幾分憎厭。
  放在背包裡頭的全都是地下偶像喵醬的周邊商品,當然其中也不泛有些許暴露鏡頭的海報跟寫真集。
  「大叔!肯定是這個人啊!快拘捕他吧!錢包雖然不知被藏在哪了但我不要了!噁心死了!」
  「喂!你在地鐵上偷了這女孩的錢包還性騷擾她對吧!人贓俱獲你趕緊把真相招出來!」
  甚麼人贓俱獲啊!根本完全沒關係啊!──儘管在心底吶喊,但還是不敢嚷出口。
 
  「因為,性騷擾我的那個人長得跟他一模一樣啊!」
 
  不由得倒吸口氣。
  心臟的悸動在耳邊忐忑跳動。
  難道──
 
  「喂小子,你叫甚麼名字?」
  面對惡漢緊皺著五官的臉,連唇邊也微顫著。
  「松野……チョロ松。」
 
  因為是同卵胞胎,所以兄弟全都長著一張臉。
  他人無法分辨他們,小時候更是連父母也分辨不出來。所以在外頭要是其中一人遭遇到甚麼事,其他人也會惹上麻煩。
 
  「不好意思……我可以…聯絡一下家人嗎?我想找我的弟弟……。」
  低聲下氣哀求。
  沉默了良久後,那警察只是以下巴示意一下桌上的電話。
 
  聯絡上家裡後,很快就有人來派出所了。
  「我的哥哥給你們添麻煩了,真的很抱歉。」
  來的是一松。
  雖然很怕生,曉得不能胡鬧的一松不慌不忙地向大家好好解釋一番後,被稍微懲罰一下總算可以從派出所逃出來了。
 
  很少有地與這個弟弟一同走在一起,一時間不曉得該說甚麼。
  「為甚麼……來的是一松?」
  戴上了口罩,一松往這邊瞟了一眼。
  「……因為家裡只有我跟媽媽在。」
  「啊……是喔。」
  接電話的是一松而不是松代真是太好了。
 
  「チョロ松哥哥原本想找誰?」
  「呃……カラ松或是トド松吧。」
  其實找誰都不靠譜。
 
  一松不禁哼笑一聲。
  「認真嗎?」
  「不……也不知道該找誰。」
  「抱歉呢,來的是只會蹲在家裡的社會垃圾。」
  「不!我才沒這麼想呢!我只是怕一松你不太會跟陌生人對話……。」
  「不,我已經明白チョロ松哥哥的想法了,反正我就是不可燃垃圾一松。」
  「都說聽我說了!」
 
  打開話匣後,兩人聊著聊著就坐上了回家的地鐵。
  「那麼チョロ松哥哥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果然這個話題始終還是無法躲避。
 
  「……。」
  兩人靠著地鐵門口的一側,盡量避開人群。
  一松沒有催促,只是默默地看著チョロ松這張嚴峻的臉。
 
  「我剛去完喵醬的小型演唱會,買好周邊打算回家所以坐上地鐵。」
  那時正好碰上上班族與學生下班放學的繁忙時段,車廂擠滿了人群。
  被逼至車門邊的チョロ松根本動彈不得,只想及早脫離這個叫人窒息的空間回到家去。
  就在那時,看到了──
 
  穿著灰色連帽外套的男人戴上帽子佇在車門前的女生身後。
  那男人的手伸進少女的背包,掏出了錢包。
 
  那是偷竊吧!反應過來之際,車門已經開啟了。
  男人從少女與チョロ松之間擦過,手還碰上少女的臀部。
  「啊!有痴漢!」
  チョロ松沒有看漏從眼前晾過的男人,揚起一抹嗤笑。
 
  「等──!」
  不應該多管閒事的,不應該理會的,要是當時只是默默旁觀就好了。
  明明只會嘴上說漂亮說話,連實際行動的勇氣也沒有,當下竟然想伸手抓住那小偷的自己肯定是哪裡有甚麼不對勁。
 
  為了追上那傢伙,一同跑出月台,抓住那傢伙的肩膀。
  「誒……」
  把那男人給扳過來,寬鬆的外套露出右肩,紅色背心使充滿骨感的鎖骨更加明顯。可是最難以忘卻的是──那張與チョロ松一樣的臉。
 
  彼此互視了一眼,那雙墨眸便無趣地撇開視線。
  甩開了チョロ松的手,拉起了外套,拔腿就跑。
  「等下……!」
  得要追上去才行,正常追逐他的背影,肩膀卻被從後抓住。
 
  「喂,犯事了可別想逃啊。」
  回過頭來時已經片抓住了。
 
 
 
  「………」
  聽見這番話後,一松沉默不語,只是稍為愕然往這邊瞟了一眼又別開臉。
  彼此都沒有對話。
 
  「……所以,是哪個松啊?」
  「啊?」
  「一樣的臉只能是我們這幾個吧。」
  「可是,感覺跟誰也不像。而且,我也不覺得大家是會做出這種事的人。」
  一松思忖了一下,繼而點頭。
  「沒辦法了,歸咎給臭松吧。」
  「不不不不不,再怎樣也與カラ松無關吧,你也別太針對他了。」
  一松冷哼一聲,沒有把話放在心上。
 
  「那麼,說不定是……。」
 
  在唸出那個名字之前,兩人也不同而約地抿嘴不言。
  對他們而言,那個人的名字是個禁忌。
 
  也許真的是他也說不定。
  怎麼可能,不會有那種事吧。
  腦海浮現許多回答,但怎麼也沒法好好說出口。
 
  「……一松,回家後還是別對大家說這件事好了,免得大家擔心。」
  回看過來的一松看似在揣測著甚麼,又若有所思地點頭。
 
  他們再度回到沉默。
  默默地傾聽著地鐵行駛的雜音與車廂的嘈雜摻雜在一起,漸漸走向回家的路。
 
 
 
 
 
 
 
 
 
 
       我一直都想你。
 
 
 
 
 
 
 
  「……。」
  面對放在櫥櫃裡的東西,チョロ松僵住不動。
 
  從那之後已經過了好幾天,在地鐵也沒再見過那個人了。
  然而那張臉卻一直縈擾著腦海,久久不散。
  這也是當然嘛,畢竟那張臉看上去跟他們長得一模一樣嘛。
 
  深呼吸口氣,拿出了被兄弟們封印在櫥櫃深處的東西。
  被紅色膠帶封得密不透風的昔日相冊。
 
  「哈哈,這是十四松高中的時候吧。」
  抱著相冊,不知不覺翻了起來。
  「カラ松中學最後的舞台啊……好痛的服裝,那是Totty教カラ松搶主角台本那次吧。Totty那傢伙……從那時候就是個陰險的傢伙。」
  每翻一頁,看到相冊中的大家便不由得會心一笑。
  「啊一松跟我剛升上初中的照片……一松那時候還是個乖孩子啊,到底是甚麼時候變成現在這樣呢。」
  看著大家由現在的樣子,變成叛逆的少年,再變成無知天真的小孩子。
  然後翻頁的手停下來了。
 
  一張大合照。
  還只有十歲的他們露著燦爛的笑容,抱在一起。
  齊齊整整的六個人。
 
  「……。」
  看著站在中央,看上去最調皮的孩子笑得雙眼瞇成一線。
  各種感覺湧了上來,五味雜陳。
  下意識唸出了那令人極之懷念的名字。
 
  「おそ松哥哥……」
 
  相片中的孩子與那天在地鐵見到的那張臉重疊起來。
  「是你嗎,おそ松哥哥……」
  抱著照片,從喉間低聲發話,但誰也不會回答。
  「為甚麼不回來啊……!」
 
 
 
  我們是五胞胎。
  自從懂事時便有這個意識了。
  恐怕不只有チョロ松這麼想,其他兄弟也是這麼想的吧。
  即便大家都明暸這只是自欺欺人,但還是逃避了。
 
  他們的長男──松野おそ松曾經在這個家存在過的事情。
 
  最後一次見面是甚麼時候呢。
  最後一次談話是甚麼時候呢。
  早就遺忘了。
  說不定只是聊著無關痛癢的話題,一聲「我出門了」「一路走好」就看著おそ松從這個家消失了吧。也從沒想過那是最後一次與おそ松的對話。
 
  那個時候家裡來了位客人,名叫東鄉。
  東鄉對他們家所有人都很好,所以大家都很喜歡東鄉大叔。唯獨おそ松,面對東鄉的反應總是不太自然。
 
  ───怎麼了?おそ松。
  大家也和樂融融地與東鄉聚首一堂時,おそ松總會找機會躲起來。
  ───チョロ松!其實……!
  躲在暗闇裡的おそ松一回頭,臉龐便仿似看到甚麼恐懼的事物而黯淡了半截。
 
  在チョロ松身後,不知何時東鄉站在身後。
  "おそ松,零食還有喔。"
  單是東鄉的一句話,便足以令おそ松的臉色一變。
 
  隔天,東鄉與おそ松便消失了。
  因為他們發現了,
 
  ──東鄉是強盜這件事。
 
  東鄉拐帶了おそ松離開了家裡。
  之後他們馬上報警了,深信おそ松很快便會得救。深信翌天起來的時候,他們的那位大哥便會像以前一樣「嘿嘿長男大人回來了」然後出現在家裡。
  他們一直深信著,おそ松會回來的──
 
  他們等了又等,卻沒有任何おそ松的消息。
  其實比起他們五兄弟,最悲傷的應該是松造與松代,最親愛的兒子少了一個,不論是誰也肯定不好受。
  在他們吃著飽飯,開心地玩樂,不知不覺又一天的時候,おそ松說不定餓著肚子忍受著寒冷,也不知道過著怎樣的生活。
 
  有時候,聽見了おそ松的消息也不過是欺詐。
  花光了金錢與血淚,到頭來也不知道おそ松的處境。
  看著孩子們漸漸長大了,父母與他們也漸漸明白了,おそ松不會再回來了──
 
  「要是要回來的話,早就回來了不是嗎?」
  記得不知何時不經意提到おそ松,トド松曾經這麼說過。
  「若果沒事的話現在跟我們一樣是成年人吧?他想回來的話,無論如何也會通知我們。可是甚麼消息也沒有,這根本是他故意不想被找出來不是嗎?」
  嘴巴雖然這麼說,但トド松是很失落的。只是由失望,變成了放棄,轉而對おそ松的不憤。
 
  一松似乎不太想提及おそ松,每次都會故意岔開話題。十四松甚麼都沒說,只是尷尬地看著大家。可是僅有一次,曾經聽說十四松對おそ松的想法。
  十四松說是對小時候的事情不太有印象了。
  換言之,十四松對おそ松感到很陌生,即便說他們是六胞胎也毫無實感。
 
  最後是カラ松。
  「……チョロ松,」
  平常對兄弟很溫柔的カラ松,一旦提到おそ松便會臉色一變,像變了另一個人。
  カラ松只是沒有表情地說了一句話。
 
  「我們是五胞胎吧?」
 
  頭一次看見カラ松會露出那樣的表情,稍微嚇倒了。
  不過也不難理解カラ松為甚麼會說那樣的話。
  一定不是不希望おそ松回來,而是成為家中長男的カラ松肩起了おそ松作為兄長的責任。作為大家的哥哥,作為父母的大兒子,只是不想再讓大家悲傷。
  所以偶爾能看見カラ松獨自哀傷的表情。
 
  那麼,チョロ松又是怎樣呢?
 
 
 
 
 
  「啊啊啊,喵醬的新曲真是太棒了。雖然演唱會會場有點遠,但特地一大早過來能排到前排聽喵醬唱歌真是太好了!已經一生推了!啊啊回去要買喵醬的新專輯!」
  抱著一堆喵醬的周邊,從演唱會會場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已經這個時間了?趕不上晚飯時間了……唯有給媽媽打個電話隨便在便利店解決好了。……誒?這裡是……哪裡?」
  瞄了眼手錶,抬起頭來時已不曉得走向哪裡了。
 
  看盡眼內的街道滿是佈滿情色廣告的愛情賓館。
 
  「啊……。」
  擦身而過的人都成雙成對,濃妝艷抹的女性婀娜多姿,一臉猥褻的男性也用色迷迷的眼神看著旁人,亦有同時男性的情侶依偎在一起進出旅館。
  腳步僵住在原地。
  糟了,這是不該進入的地方。
  一副宅男打扮的チョロ松明顯與這種煙花之地格格不入,甚至開始有路人傳來奇異目光與嘲諷的譏笑。
 
  得、得趕緊離開這裡才行。
  正要挪動腳步之際,肩膀卻被從後挽住。
 
  「哎呀,原來你在這裡啊?我一直都在找你啊。」
  「誒……?」
  昂首過來,不認識的大叔漾著不懷好意的笑容看過來。
  「你穿得跟平常完全不一樣,我差點認不出你來了。吶吶,叔叔我啊,今天帶了很多錢來喔,今晚能稍微陪我一下吧?」
  「抱、抱歉……你在說甚麼我完全不知道。」
 
  好可怕。
  噗嗵噗嗵。
  好可怕。
  忐忑的心悸一直迴響著耳際,感覺心臟隨時都要跳出來。
  得馬上離開才行……!
  因為,這個男人的眼神,彷彿要把他給吞噬一樣──
 
  「哦呀?你今天意外地羞澀呢,跟平常熱情放蕩的你不太一樣,很新鮮很不錯喔,叔叔覺得這樣的你也好可愛喔。」
  男人故意把滿是鬍渣的臉湊近過來,還在耳邊吁出奇怪的喘息,叫人不禁打起寒顫。
  可是肩膀被鎖緊,根本甩不開。
  手邊已經在顫抖了。
  「對、對不起,你到底……是在說甚麼?」
  「嗯?你是在害羞麼?呵呵,那當然是──」
  男人在耳邊低聲說話,下意識很想把臉別過去。
 
  「甚──!」
  聽見男人在說甚麼後,整張臉熾熱得通紅起來。
  那可是比平常看的小黃片還要刺激的內容啊!
  在說甚麼啊這個人!為甚麼會說這種可怕的話啊!
  「你、你是不是把我跟誰搞錯了?我才不會做援交!快放開我!」
  男人這才疑惑地蹙起眉,但始終沒有把搭過來的手給鬆開。
 
  「……?你不是おそ松嗎?」
 
  心臟漏跳了一拍。
  「誒……」
  為甚麼,おそ松的名字會出現──
 
  「大──叔,這麼快就移情別戀的話,我可是要哭哭喔。」
  男人搭在肩膀的手被挪開了,兩人一同回頭看,一道身影映入眼瞳。
  啊……。
 
  「我的技術應該沒這麼差吧?這次要讓你爽到不會再碰女人才行嗎?」
  妖魅的笑意,骨骼明顯的鎖骨,穿著紅色背心,隨意披著的外套露出一邊肩膀。
  像散發著魅惑的氣息,少年漾著邪魅的表情──
  卻長著與チョロ松一模一樣的臉。
 
  不會吧……
 
  「噢,是おそ松ちゃん啊?」
  「是是,是大叔最喜歡的おそちゃん喔!大叔今天是來找我嗎?好──開心!」
  還沒反應過來,那名為おそ松挽起那男人的手,直接跨步就走。
  「等──」
  就像チョロ松從來不在一樣,おそ松的眼中只有那男人。
  「來吧,今天想要甚麼Play?可別讓我覺得無聊喔。」
  「嘿嘿,一定會操到你上天。啊說起來──」
  宛如情侶擁抱在一起,說著讓旁人臉紅耳赤的情色對話。
 
  倏地,那男人回頭指了過來。
  「那孩子是おそ松的兄弟嗎?看上去跟你一模一樣耶。」
 
  那時候,沒法忘記おそ松看過來的眼神。
  「不認識,只是長得像的陌生人吧。」
 
  冷漠得沒有一絲溫度的目光。
 
 
 
 
 
  「おそ松哥哥……。」
 
 
 
 
 
 
 
  想過很多要對おそ松說的話。
  「歡迎回家。」
  「一直以來都去哪裡了?」
  「遇到很多不好的事了嗎?」
  「沒關係,以後永遠都會在一起了。」
  「不會再讓你有傷心的回憶了。」
 
 
        ──「對不起。」
 
 
  結果連道歉的話也說不出口,只是默默地凝視著おそ松的背影遠去。
  就像那個時候一樣。
 
  「おそ松,你要去哪裡嗎?」
  小時候的おそ松佇在玄關,嚇一跳回過頭來。
  「甚麼啊……是チョロ松啊。」
  「要一個人去哪裡?我也能一起嗎?」
  「不……。」
  おそ松尷尬地別開了視線,刻意隱暪甚麼似的。
  「おそ松,要出門了喔。」
  先行一步的東鄉大叔站在門外,只能從門縫瞟見他的背影。
  「咦──おそ松要跟東鄉叔叔去哪裡玩嗎?太狡猾了!」
  「不……チョロ松,」
  おそ松垂著眉梢,漾起苦澀的笑意看過來。
  「我不在家的時候,弟弟們就拜託你了。」
 
  丟了那句話後,おそ松便從這個家消失了。
  再也沒有回來了。
 
  「可惡。」
  看著小時候的他們,心底不禁湧起一陣悲憤。
  不曉得是對おそ松,抑或是對自己,也許都有吧。
  對丟下長男重擔的おそ松,對只是默默地看著的チョロ松,打從心底感到憤慨。
 
  「為甚麼你甚麼都不說啊!」
  伸出手,不由得捏起小時候的自己的脖子。
  一臉痛苦的自己只會哭著,不斷重複一句話。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チョロ松哥哥!」
 
  猛地睜開雙目,看見トド松以奇怪的眼神看過來。
  「トド松……唔。」
  使勁撐起身來,察覺睡衣被汗水給沾溼。不只如此,還滿額沁汗,瀏海與髮尾被沾濕了。
  「沒事吧?做了惡夢了嗎?看你一直很難受的樣子還一直說『對不起』。幹嘛?得罪了甚麼人了嗎?可別把麻煩惹到家裡喔,大家都是一張臉也是很麻煩的啊。」
  トド松壞笑地蹲在枕頭前,還拿起手機似乎要拍照。
  可是現在實在沒有心情回話。
  「算了,趕緊起來把被褥收起來,你睡得最晚了。」
  依稀能聽見樓下傳來十四松的聲音。
  「Totty!棒球──!」
  「十四松哥哥!現在就來。」
 
  トド松也離開房間後,房子變得異常寧靜。
  看來カラ松跟一松也出門了。
 
  「好。」
  沒法打起精神來,依然疲憊地起床收拾被褥與枕頭,打算去梳洗一下時發覺不經不覺已經下午一點了。
  「好慘的臉……。」
  看著鏡子裡映現的自己,不由得有感而發。
  眼圈寬了一圈,還相當憔悴的樣子。
  這樣子不太行……重新撩起瀏海,再洗一次臉。
 
  以為已經放下了,對おそ松的事情。
  已經是別人了,明明只要這麼想就好了。
 
  ───弟弟們就拜託你了。
 
  「可惡……。」
  緊握起拳頭,果然還是無法釋懷。
  這樣下去的話,跟小時候有甚麼分別啊……!
 
  直接找おそ松吧。
  腦海只剩下這個想法。
 
 
 
 
 
  「你指おそ松?」
  再次走到昨天去過的紅燈區,看在這附近的人都認得這張臉。
  看來おそ松經常出入這個地方。
  得悉チョロ松不是おそ松後,在這裡經營旅館的人的臉色立馬一變。
 
  「你是おそ松的誰嗎?臉也長得很像……難道說是兄弟?」
  「呃……。」
  是弟弟──但不知為甚麼,那句話說不出來。
  「算了,反正經常有很多人會找那孩子。我說你也別出現在這附近了,要是被誤會是他的話,你也會很麻煩的。」
  「請問……這是甚麼意思嗎?」
  坐在櫃檯的男人抽了一口煙,瞟過來的眼神像在打量甚麼一樣,讓人感到很不舒服。
  「我說你,真不知道這裡是甚麼地方嗎?」
 
  尷尬地道謝後,然後從賓館走出來了。
  走在街上,一直感受著別人的目光。甚至有些似乎把チョロ松與おそ松搞錯的人,投來異樣目光。
 
  其實多少有點察覺到了,おそ松現在過著怎樣的生活。
  ───那孩子好像欠下很多錢喔,被高利貸誤會你們是同一人會很糟糕吧?
  這是賓館老闆對チョロ松最後的忠告。
  讓チョロ松從這個街上滾出去。
  從おそ松的生活中──
 
  「嘖……!」
  察覺到的時候,垂在身旁的手緊握起拳頭。
  腦海中不由得回憶起昨天那個大叔在耳邊說過的話。
 
  ───我要把你   ,然後再對你   ,看著你   的樣子喔。
 
  一陣噁心感湧上喉間,直叫人想吐。
  「唔……。」強忍著快吐出口的嘔吐感,悄悄走到人煙稀少的小巷去。
  甚麼啊那是?
  那就是おそ松的日常嗎?
  被那些猥褻大叔上下其手不止,還要弄髒得一榻糊塗嗎。
 
  不由得憶起おそ松那時看過來的眼神。
  ───不認識,只是長得很像的陌生人吧。
  即便這樣,還是願意對那些男人露出那種妖魅的笑容嗎。
 
  ……哥哥。
 
  「不能原諒啊……おそ松哥哥。」
  不禁洩笑。
 
  那一瞬間,過去的種種一剎湧現於腦海。
  那冷漠的視線也好。
  那邪魅的笑容也好。
  過去故意要藏起來的臉也好。
  還有作為長男讓人感到可靠的笑靨。
 
  ───弟弟們就拜託你了,チョロ松。
 
  最後是孑然離去的孤獨背影。
 
 
 
  這次一定───
 
 
 
 
 
 
 
  「……。」
  披著灰色連帽外套,穿著紅色背心的少年一臉厭惡地看過來。
  曾經臆想過無數遍,當面直接與おそ松對峙的話,おそ松會有怎樣的反應呢。
  結果おそ松連看也不願看過來。
 
  「我終於找到你了。」
  面對那樣的おそ松,不知為何藏不住嘴角的笑意。
  「我可是找了你很──久了喔?你知道吧?」
  一步步邁前,おそ松更是不願看過來直接別開了臉。
  「你去過的地方我全都去找了,遲遲不出現是因為知道我在找你對吧?」
 
  自那之後連續數天都出沒在おそ松曾經出現過的紅燈區。
  畢竟是一樣的臉孔,許多認識おそ松的人也走近過來,光看上去就很危險的傢伙還是盡量避開,不過亦因此套出了不少情報。
  始終是長著一樣的臉,還是挺方便的。
 
  捏上おそ松的臉廓,讓おそ松不得不把臉轉過來。
  「……哈,」而おそ松不由得洩笑。「你也真是太難纏了。怎麼?跟蹤狂嗎?我可是會怕怕的喔?頂著一樣的臉老是出現在我周邊,很礙眼你知道嗎?知道的話就趕緊──」
  「おそ松哥哥。」
  おそ松怔住了。
 
  「甚麼時候打算回家?」
  像對流連在外不願回家的小孩,語調非常平淡。
  おそ松看上去也相當平靜。
 
  「……回哪?」
  「我們的家。」
  「我家沒有其他人。」
  「你有五個弟弟,還有父母。」
  「我只是自己一個。」
  「你還有我們。」
  「……夠了!你到底在胡說甚麼啊!說到底你誰啊!別再妨礙我好嗎?我可是忙得要死──」
  「忙著向那些齪齷的男人獻媚嗎?」
 
  おそ松的嘴角抽搐起來,而後笑了。
  「啊,是啊。我就是要向那些只把我當玩具處理性欲的傢伙張開雙腿,只要躺在床上隨他們處置就可以拿到很多錢了喔。很簡單吧?即使都是些蠢蛋,但我也得想辦法榨乾他們的錢包。我啊,最──喜歡錢了。你沒有錢的話就滾吧,我沒興趣跟你在這裡閒聊。」
  「拿去。」
  「……誒?」
  遞過去的是平常去漫展與演唱會時總是帶在身邊的背包。
  「甚麼……」
  「五十萬円,沒多沒少。」
 
  這下おそ松困惑了。
  把背包接下來的おそ松翻開了裡頭,確實載滿了一堆鈔票。
 
  就連總是輕佻的おそ松也無法平靜下來。
  「你……到底想怎樣?你、你是哪個松?」
  實在禁不住嗤笑。
  「總算記起你有五個弟弟了嗎?おそ松哥哥。」
  故意在哥哥兩字加上重音,害おそ松下意識退後。
  「カラ松……一松……不,難道說──」
  「おそ松哥哥,」
  豎起食指,指著抱在おそ松懷裡的背包。
  「既然おそ松哥哥不想談親情,那我就用錢來對話吧。
   我要用那裡的錢買起おそ松哥哥這一周的時間。」
 
  不由得掀起唇邊的笑意。
  「可以吧?──我可是おそ松哥哥從小的拍檔チョロ松啊。」







待續

秋の霧雨:

渣汉化第三弹,我只敢在LOF发发,请不要转载。侵即删!

*这篇是黑暗系的

作品:痕。


作品ID:id=54082071


作者:空野蒼空


作者个人主页ID:id=1608503


喜欢这个作品的话,请务必去帮她点个赞!这个太太是甜虐双修的,但是黑暗系的比较多,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篇的主题是“名为おそ松的一种宗教”,有能力的人务必去看。


本人对拟声词有特别的兴趣,请谅解


这篇中我为两人的占有欲爆炸了!

像猫一样要给自己的东西做上记号的一松和切开来是黑的自称常识人ww


正在琢磨下一次介绍哪位太太。